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人生        2019-04-20   来源:佳人会育儿

在中国古代,皇帝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他除了可以“得天下美色而妻之”外,还掌握帝国所有的生杀予夺大权,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足以让所有人胆寒,所以在中国,这是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位置,而作用到普通老百姓身上,就两件事:一个是交税,无论今年收成如何,皇粮国税是必不可少的,要是拖欠了这些,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惨。还有一个就是避讳,说白了皇帝的名字老百姓不能用,谐音的也不可以,以体现皇帝的唯吾独尊。所以这两样是大忌,谁要是触犯了这两样,那后果不堪设想,可让人奇怪的是,有这么一个人,他一没有经济实力,二没有任何官职,就凭着一介布衣的身份,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皇帝的名讳,他就是宋朝时期的张元。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张元,陕西华阴县人氏,生于北宋时期,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属于文人士大夫的时代,整个北宋的国策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崇文抑武”,说的再直白一点儿,那就是宁可保证不了自己的国防安全,也要保证自己皇位的绝对稳固。在这种情况下,读书人赢得了充分施展的舞台,科举制度达到极盛,大量的文人进入到统治阶层的核心决策圈,剩下的小青年也被鼓舞,一头扎进茫茫书海之中,皓首穷经,苦心研究诗书,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一举成名天下闻”,一跃成为人上人,怀揣着这样的梦想,他们纷纷踏入了那座竞争激烈的独木桥。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其中有一个叫张元的读书人,他自小聪颖好学,才华横溢,周围的人纷纷赞叹他的本事,可就是有一样,科举不顺,一连考了十多年,还只是个落魄秀才,满心不平的认为北宋这个舞台不适合自己的发展,决心寻找更广阔的空间,正好李元昊跟宋朝决裂,双方正在交战,张元认定李元昊现在求贤若渴,决定带着跟他同病相怜的好哥们儿吴昊一同去投奔。他们本以为这西夏是个蛮夷之地,文化比较落后,自己这样的大才肯定会受到重用,可没想到呆了挺长时间,裤子都眼看当没了,还是没有人找他们。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张元和吴昊俩人心里那个烦啊,怎么办?在抓的头皮都快没了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非常冒险的一招,那就是当一回“标题党”,写一句耸人听闻的话,以求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这样说不定自己就有机会出人头地了。就这么的,他们在酒楼喝的烂醉之后,提起笔来刷刷点点,旁若无人地写下“张元吴昊来饮此楼”这几个字,然后把比一扔,该干什么干什么。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这话看起来很平常,不过就是刷一下存在感,显示自己曾经到过这个地方而已,可在这个地方却惹了大祸,换句话说,要是没有非常厉害的人物为他们作保,这哥俩连就得脑袋搬家,原因很简单:李元昊这个所谓的皇帝虽然得不到大宋王朝的承认,可毕竟自己关起门来搞得还是像模像样的,这避讳自然也就成了当地人铭刻在心的东西。现在这两个狂妄书生可好,竟然当众冒犯西夏国皇帝的名讳,胆子何其大哉?于是,这句话写出去没多久,这哥俩就被一帮如狼似虎的官兵给逮走了。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因为事情关系重大,这哥俩很快就被带到了李元昊面前,李元昊这土皇帝刚当了没多久,正在沾沾自喜呢,突然听到有人当众写他的名字,不仅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见这哥俩进来,不由分说拍着桌子就问:“尔等为何触犯我的名讳?”这要是换成别人,估计早就吓得尿裤子了,可这张元不是,他虽然没有李元昊气场强大,可也是不以为然,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你连姓都不在乎,哪会在乎你的名字?”李元昊还从没见过这么横的主,当即就愣了,没反应过来。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原来,李元昊跟他的父亲李德明都曾经多次改名,他们家本来是姓拓跋的,唐朝统一全国后,被赐为“李”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将近300年,唐朝灭亡之后,中院陷入五代十国时期,李元昊一家也就跟着中原王朝不断地更名换性,直到北宋统一,才姓了赵。这事在别人看来很平常,可对于李元昊这样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人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他与宋朝彻底决裂,并把自己的姓氏由“赵”改为了“嵬名”。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按照李元昊一惯的暴脾气,顶撞他的后果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本来他也就是这么打算的,可这次却出现了意外,从这个书生狂放不羁的话里,他似乎体味除了另外一层意思:“这人既然是个读书人,就绝对不会蠢到连避讳这事都不知道,他既然敢这么冒险,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和目的。再说了,他对我的情况了解的这么透彻,一定是有备而来,何不听听他说些什么?”于是他立马下令把这哥俩释放,留在自己身边出谋划策。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就这么的,张元和吴昊凭借自己对北宋的了解和胸中的知识,多次为李元昊提供战略决策,挑唆李元昊出兵侵扰北宋边境,多次打败宋军,李元昊这个皇帝在他们的帮助下是越做越像样,所以对他们十分倚重。后来,在公元1041年的好水川之战中,由于这哥俩的计策,北宋惨败,8万多人被杀,高级将领几乎全部战死,尸体层层叠叠,惨不忍睹。此战之后,宋朝西北边境几乎家家户户披麻戴孝,主将韩琦带领残部回到宋朝,结果遇到数千阵亡家属拦路痛哭,场面凄惨无比,见着无不下泪,消息传入朝中后,宋仁宗悲痛得三天吃不下饭。真是应了那句话“文人当汉奸,对国家就是灾难!”

皇帝:你敢犯我名讳?书生:你连姓都不要了,还要名干什么?

受到张元、吴昊的刺激,北宋意识到了文人做汉奸的可怕性,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出现,他们改革了科举制度,对凡是中了进士之后的人一律授以进士出身,即使是那些科举成绩不算太好的,也授以同进士出身,防止再出现文人叛逃为敌所用之事,说实在的,这样的惨痛教训,不敢再有第二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