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电影中追求自由的精神

人生        2019-06-28   来源:佳人会育儿


我们一生会看许多电影,会爱上很多导演,但是我把“最高级”给了他——娄烨。

迷恋你的电影的试听语言,爱你电影中追求自由的精神,钟意你电影中的哲学意蕴。你一直都是我最爱的导演,没有之一。


“我认为在情非得已和故意为之的情况下绝不可能拍出好的电影,我认为好的电影只有在自由自在的情况下才能拍出来”。 

人对于自由的追求一直是娄烨电影的母题。


法国存在主义哲学代表保罗.萨特提出中一个本质的命题—“存在先于本质”。存在主义哲学有三个原则,一是人的“自我”决定自己的本质;二是“世界是荒谬的,人生是痛苦的”;三是“自由选择”,这是存在主义的精义。

在娄烨的电影作品中,他所讲述的关于青春的故事隐约透露着悲伤凄凉之感,不论是年少的失落还是青春迷惘,他的叙事文本娓娓道来不断地在告诉观众——人生是一场痛苦的经历。

娄烨的电影透过存在主义哲学的理念影射出人生是一场经历痛苦的成长。他用镜头拨开了痛苦,让受众自己体会痛苦的本质,从而鼓励受众去憧憬生活,享受生活,自由地选择生活。他的电影作品激起的是一种热情,如同萨特在《存在与虚无》中所写道“不在满足于一种心理上的自由,而是强烈地渴望一种选择的自由、行动的自由、深入现实中去的存在意义上的自由。”


《颐和园》


这种“自由”有时候在电影中呈现出来的是十分过火的、激烈的状态。


《颐和园》这部电影便是娄烨激烈地表达自由的代表作,影片讲述的了八十年代末一个生性浪漫且有些极端的女孩儿余虹,从大学到中年的情感经历。导演在电影中采用大量独白的表现手法,将余虹这样一个敏感、脆弱,表面独立实质却强烈缺乏安全感的女子描绘在银幕之上。她渴望爱情,渴望自由,远走他乡任然竭尽全力地燃烧自己对自由对爱情的希望;她将自己的肉体与灵魂激烈的并置在一起,爱与性似乎成为了她联系外界的方式,成为她无法舍弃的生命理想的化身。这种激进式的表达自由的方式给观者一种正如电影编剧梅峰所说的强烈的冲撞感、侵犯感。


片尾,导演最后借电影中的人物李缇的墓碑说道:“无论自由相爱与否,人人死而平等,希望死亡不是你的终结,憧憬光明,就不会惧怕黑暗。”在生与死的面前,面对是否应该否放弃精神和爱,导演娄烨用他的作品告诉观众“否!”,在他的电影镜头之下,生命的意义是在知道人生充满痛苦却仍然选择勇敢前进,在痛苦的人生面前永不畏惧。


《周末情人》


在娄烨的电影语境中,这样的青春是迷茫的,是无序的,甚至的混乱的。娄烨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周末情人》讲述的是五个青年、一个乐队的青春故事。在娄烨的摄影机下,它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三角恋故事。每一个人物的内心都充满难以言明的渴望,似乎都强烈地意识到现实的不如意但难以明述,他们的生活离不开烟、酒、爱情,但没有什么能让他们真正感到生活的意义。李欣、阿西与拉拉之间的纠葛略显幼稚与青涩,这种懵懂无知的爱情多少有些“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意思。


娄烨曾经在关于为什么喜欢用青春和爱情来作为他在电影中表达自由的载体的问题上做出了这样的表述,他认为青春与爱情这个话题可能是更能躲开政治的一种办法。

爱情,是处在一个中间地带,正因为它在中间,所以可以说很多事情。无形中成为一个超越意识形态的东西,获得了一定的自由。


《苏州河》


爱情这一主题往往是电影中的隐线。

电影《苏州河》讲述了发生在上海苏州河上一个关于寻找、爱情的故事。

电影开篇一直由“我”讲述马达与牡丹的爱情故事并将通过“我”之口刻画了人物性格。影片时间长度过半,叙事的视角突然发生了变化,马达从狱中出来并开始寻找牡丹成为了第二篇章的序幕。原来在第一篇章中自我叙述的“我”成为了人物视角转变的旁白工具,使得影片有了生动的过渡,这样的转换将整部电影一分为二,完成了由“我”构造马达的爱情故事到“马达完成自己故事的叙述”的转变。电影后半部分的“我”由全知的视角转移到第三人称叙事。

   

娄烨十分善于运用的这种自由的叙事艺术,时空上叙事的自由打破了以往中心叙事的特征,呈现多视角(“我”对马达情感故事的叙述视角、马达感情的自我叙述的视角以及美美看待马达与牡丹故事的视角)、多情感空间(马达对牡丹的情感、“我”对美美的情感以及马达对美美的情感)。这就是娄烨叙事艺术的自由,从多个人物视角出发加之非线性的叙事方式,每个角色都有在故事中发声的自由与权力,每个角色都可以在故事中自由的讨论,这是话语权的平等与自由。

编剧梅峰说:“《苏州河》让我惊讶的是它带出了一种诗的节奏,就是真正的语言开始发挥作用了,就是你整个空间和时间感的处理,时间的复沓,这是诗歌里我们非常熟悉的那种方法。他转变成一种微妙的视听语言传达出来。”


《春风沉醉的夜晚》


“自由的理想状态就是我们不需要讨论自由。”

在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中,导演用DV拍摄展现时间与空间的“自由”,影片中充满了大量的开放式构图展现了主人公飘忽不定的心理状态,观众隐约可以从晃动的镜头中闻到一丝南京城的忧郁气息。

影片从郁达夫《春风沉醉的夜晚》一文中获得灵感,导演在叙事手法上匠心独运,以接近绘画散点透视的方式将故事铺陈在观众眼前。可以将整部影片当成一副“长卷”来理解,如同北宋画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散点透视的手法打破了一个视域的界限,给整幅“长卷”画面构图带来了更大的自由,能达到广视博取,随心所欲之感。


2006年他因为饱受争议的电影《颐和园》违规参赛而被罚五年内不得在中国拍摄电影的禁令。时隔五年之后,娄烨接受采访表示:“是我从影以来最愉快最自由的五年,但这自由的代价太大,我成为了电影的流放者。”追求的自由的代价是巨大的,直至2011年11月,他的2000年的作品《苏州河》才得以在院线公映,展示在更多的观众的眼前。2011年第62届戛纳电影节参赛的四部华语片中,娄烨的作品《春风沉醉的夜晚》以港片代表参与竞赛单元并获得最佳编剧奖。娄烨获奖时平静地用中文说到:“希望中国导演可以更加自由地拍电影。”对于自由的追求、人性对于自由的思考从来都是娄烨电影中最核心的表现内容。


《春风沉醉的夜晚》

导演镜头中的南京就是我心中南京的样子。

潮湿,有温度。



2019年,娄烨有两部电影即将上映。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兰心大剧院》。


无限期待。



祝你周末愉快。



相关阅读